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审议 委员建议放宽收养子女的人数限制
(记者 王姝)10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分组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分组审议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时,部分委员主张放宽对收养人收养子女的人数约束。本次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编纂,部分放宽了对收养条件的约束。收养人应当具有的条件,由“无子女”,修改为已有1名子女的收养人也可收养;收养子女的人数约束,由“收养人只能收养一名子女”,修改为“无子女的收养人能够收养两名子女,有一名子女的收养人只能收养一名子女”。22日分组审议时,委员陈文华、陈斯喜均以为,收养条件应当进一步放宽。“无子女或许只需一名子女能够收养,这一款不应该成为收养人的约束,世界上把收养视为一种慈悲行为,是一种善举,只需有好心、有才能,没有其他不良的情况,我觉得善举是完全能够的,不应该约束”,陈文华提出,对收养子女的人数加以约束,“是不是便是由于曾经我们不宽余的情况,都是工资收入30块钱、40块钱,收养的子女多了,必定抚养不起的。现在不同了,现在有这个才能,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很多人都先富起来了,先富起来的人有这种才能,能够多收养。”陈文华叙述了自己接触到的一个小故事,“汶川地震发生后,有一个企业的同志各方面都不错,经济条件也很好,也没有疾病,也没有违法记载,是正规的、合法的商人,他献爱心,就来收养汶川特大地震的孤儿,可是只能收养一个,有几个孩子都想由他收养,可是他便是不能收养,他自己说看到那些孩子很不幸,可是没有办法,他只能收养一个。像这种约束规则,能不能改一改,有才能的能够多收养一个、两个,不要有过多的约束,也使这种善举能够更好地发挥。”陈斯喜也主张,删去对收养子女人数的约束。他以为当时我国已答应生育二胎,“下一步怎么样?现在社会上已经有人在呼吁鼓舞生育了。有人预测到2027年的时分我国人口可能会呈现负增长”,“民法典要具有稳定性,拟定的时分应该有前瞻性。政策性太强,阶段性的做法,不宜在这么一部重要的法令中规则。”委员田红旗、刘修文则主张,弥补完善有关收养过后监管的规则。田红旗以为能够增设收养联系冷却期准则,规则“自收养挂号机关收到收养挂号请求之日起九十天内,任何一方不愿意收养的,能够向收养挂号机关撤回收养挂号请求。”“添加冷却期准则有利于保证两边的权益。收养是身份联系的构成,但由于种种原因,收养并不能达到爱情的收养,添加冷却期准则有利于保证收养联系两边的权益。收养冷却期准则是世界收养准则中通行的准则,缺少冷却期准则,不利于世界收养联系的构成。”刘修文也主张,添加关于收养后监管的法令规则,树立收养后评价机制和纠错机制,发现不利于被收养人健康成长的景象时,协助被收养人免除收养联系。委员刘海星、姒健敏主张完善关于涉外收养方面的规则。姒健敏说,草案规则“外国人依法能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子女”,“中国公民能不能收养外籍子女?如果是收养外籍未成年人的,是不是也要契合我国的法令条款,这个应该在法令中清晰。”刘海星提出,比较于草案对我国收养人在年纪、身体情况、家庭情况以及收养人数等方面的约束,“对外国收养人只需程序性的规则,并没有相关约束性的规则,主张对外国收养人设置与我国收养人类似的约束条件,以完成最大极限维护被收养人的利益,这也与我国的民族尊严、大国位置相匹配。”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